pk10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文化

相见一眼百年

2020-10-09
00:07
大连日报
0

  /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王亚茹 /

    600年有多长?时间与生命的流动,会留下怎样的痕迹?是什么穿起了过去与现在、现在与未来?

    2020年9月末一个秋雨霏霏的上午,站在故宫午门高大的城楼下,望向雨中的紫禁城。这座“城”建成600年了,它的一砖一石、一窗一柱、一花一草、一宫一巷,都印刻着岁月的痕迹。在这里,过去与现在是共存的。时间,就像此刻滴答落在伞上的雨声,是清晰的存在,滴滴答答、滴滴答答……而这座“城”里发生的故事却停了下来,停在了某个特定的瞬间,静静地等待着被看见、被发现。

    600年间,这里发生了什么?一场名为“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展正在午门展出。展览以450余件文物及史料照片,展示了紫禁城的规划、布局、建筑和宫廷生活。

    雨中,我一步步登上午门,走进这座“城”的600年,也走进历史深处、时间深处。

    游人很多,据工作人员说是近期人最多的一天。人头涌动中,想要安静、仔细地看每个展品是有一定难度的,但仍然有几件展品,透过展柜前来来往往的人影,散发出无形而巨大的魅力,牢牢地抓住了我的眼、我的心。

    一片来自200多年前的纱,在展柜内安静地与我对视着。200多年来,这是它首次与公众相见。因其脆弱的表面,今后,还能何时再见到它,谁也说不清楚。

    它叫符望阁漆纱。1773年的某一天,它离开南方匠人的手,千里迢迢来到北方,来到紫禁城宁寿宫花园的第四进院落,成为符望阁里的一片纱窗。漆纱是一种特殊的织物,厚度与一张普通A4纸类似,却是由纱芯层、纸样层、贴金层、打底层、晕染层和勾线层6层组成,而到如今,这项漆纱技艺早已失传。

    芍药小纱窗,草初齐,花又落,燕双飞,窗前明月升。日光照进符望阁,月光也洒向符望阁,透过漆纱,光阴慢慢流淌,符望阁早已人去楼空,漆纱还在,转眼已是百年。一眼百年,这样的相见,是何等的缘分?

    养心殿书柜里都有啥书?《养心殿陈设书目》勾起了我的好奇和八卦之心。把脸紧紧贴近展柜玻璃,想仔细看看紫禁城里的藏书,排在下面的《康熙字典》《古唐诗纪》最先映入眼帘。据介绍,《养心殿陈设书目》实为“养心殿陈设书目排架图”,图共有6格,每格6层,每层4列,每列陈书2函,每格可放48函。从排架图上看,经史为大宗,占养心殿藏书的2/3。

    养心殿的书是否曾经被放在东暖阁?天气好的时候,阳光一定会穿过东暖阁后檐透明的明瓦片,投射在书上吧。展览现场有一片最近几年才被揭下来的养心殿明瓦,它叫“瓦”却不是瓦,而是“一种大而平的贝壳”,专家学者对其进行了科技检测后,发现这是一种名为“海月”的贝壳。现场展出的瓦旁,就摆着一件海月原片标本。

    600年来,这座“城”里发生了太多的故事,“丹宸永固”展上的每一件物品都无声地记录着那年那天那时的景象。明代地基模型揭开了故宫为何震不倒的秘密;金碧辉煌、亮瞎人眼的金瓯永固杯寄托了政通人和、江山稳定的祈愿;清朝最后一位皇帝溥仪的退位诏书和储秀宫南窗炕几上咬了一半的苹果,都是一段历史的见证,而从1914年初开紫禁城起,到肇建博物院、文物南迁、重整修缮队、首荐颁国保、列入世遗,直到大修百年计等历史节点的展示,则记录了昔日皇宫成为博物院后“生生不息”的故事。

    与过去相望、对话,与未来沟通、畅想。紫禁城里的风吹过古人,也吹拂着此刻站在故宫博物院里的我的脸。600年,弹指一挥间,但有些东西一定会是永恒的,比如时间;比如精神;比如记忆;比如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