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美食

河豚:在剧毒与美味之间游走

2020-10-09
00:07
大连日报
0

    / 宋晓杰 /

    谁敢说世间的战争仅限于战场?在漫长的岁月中,人类不断征服自然、改造自然使自身得以繁衍生息。这场生死较量从未停止,这其中当然包括对食材外延的不断拓展。

    河豚有毒,尽人皆知。昨天恰好有朋友给我讲了一个关于河豚的故事,使我对河豚的困惑又多了一副“解药”。

    相传,1960年闹饥荒时,遍寻食物而不得,某地一家人饿得奄奄一息。家长正愁得打转,在街上忽见河豚,便捡了几条回家。人多鱼少,只好在锅里加了白菜。全家人冒着赴死的心情把河豚洗了(去血线)、炖了、吃了。结果,全家人饱餐一顿却没死成。欢喜自不必言。但他们十分好奇,都说河豚剧毒,难道它偏爱善良的我们?后来人们才明白,是白菜解了河豚的毒。

    真假无从考证,河豚日益成为大众的盘中餐是事实。像攀登“珠峰”的勇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人类挑战意识、冒险精神总会在某些人身上体现为战胜平凡和胆怯——刺激,玩儿的就是心跳!当然,并非否认勇士的探索精神。

    民谚曰:“海蜇弦子,洋鱼针,咚咚咚,最毒不过河豚心。”古人说:“一朝食得河豚肉,终生不念天下鱼。”剧毒、奇鲜集于一身,如毒蝎美人,提心吊胆却又步步惊心,让人又怕又爱,欲罢不能。好在现在人类已经掌握了食河豚的方法,既满足口腹之欲,又安然无恙。

    河豚又叫气泡鱼。它的毒性相当于剧毒药品氰化钠的1250倍,0.48毫克足以使人毙命。河豚最毒的部分是卵巢、肝脏,其次是肾脏、血液、眼、鳃和皮肤,肉中并不含毒素。

    多年前,曾有文学同道L开了一家河豚馆邀我去过一次。店面干净整洁,素雅高端,二层楼,现在想来也算大馆子了。我意志薄弱啊,吃的时候还在犹豫,可吃到嘴里什么都忘了——天下大事,不外乎生死二字。“冒死吃河豚”,就算是友情含量测试帖吧。犹豫的间隙,我犯了小心眼儿。不过,看到L活蹦乱跳的心下释然,不然这饭店不早关门闭店了?我忽然想起小时候写作文时的常用语:脑子里闪过无数英雄人物。但这次想起的却是韦小宝,不禁嘿嘿傻笑起来——吃!如果出了“万一”,这死法也算奇葩了。可能胆怯、犯嘀咕的时间有点儿长,味蕾萎靡不振,那次吃得并不爽。所以,直到现在也想不起河豚是如何味道。

    苏轼诗曰:“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据说这位美食家谪居常州时,一位士大夫请他品尝河豚。苏轼一声不吭,埋头大吃。士大夫见苏轼那副不雅的吃相正有几分失望,却见苏轼打嗝、举箸间忽然发声:“也值得一死!”此间虽是笑谈,倒使苏轼多了一份可爱。

    我看过央视拍摄的专题片《味道》,是以辽河口渔家菜为模本拍摄的。其中就有关于河豚的讲述。镜头中,厨师手上的河豚是这样的:背上的刺、肚子上的刺特别突出。两个金色的黑斑是它特有的标志。健康的河豚为墨绿斑,白腹,眼凸出,头大,尾细,嫩,约70厘米长。

    厨师说,做河豚的厨师要持证上岗,因河豚剧毒,处理时稍有不慎就会发生危险。厨师说着,摄影师给他手上的一块老疤来个特写镜头。有一次,在处理河豚时不慎将河豚汁弄到手上,结果手化脓了,连手上出的汗都变成柠檬色。更严重的是,这种状况持续了整整十个月。他喜爱这个职业吗?专题片里他没说,但他制作河豚菜系已经二十多年了。

    河豚的吃法主要有三:一,河豚刺身。河豚刺身是鱼生中的极品,鱼生片薄如蝉翼,晶亮如玉,远远胜过三文鱼刺身;二,红烧河豚。鲜美,嫩滑。口感、色相皆极好;三,白汁河豚。汤汁浓郁,白皙如乳,香气四溢,清淡不腻,最大限度地保留了河豚的本味。也有只熬鱼皮和鱼骨的。汤要熬得浓稠如糖浆,且熬成两锅汤。汤汁熬好后,将鱼肉、黄豆加入锅汤中做成皮冻。待皮冻凉透用快刀切开,皮冻颤颤的,紧实,劲道,满满的胶原蛋白。这道菜一定美容养颜——女人真好哄!想到这儿,什么毒不毒、怕不怕的,全抛到脑后了。

    ◆ ◆ ◆ ◆

    作者简介:宋晓杰,生于辽宁盘锦。已出版各类文集二十余部。一级作家。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2011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第六届全国散文诗大奖、首届“紫金·江苏文学期刊”《扬子江》诗刊奖、辽宁文学奖等。2012-2013年度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

    ◆ ◆ ◆ ◆